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整形美容微整形时代
整形美容微整形时代
* 来源 :http://www.isafpetrobras.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22 13:42

  据了解,“微整形”是近年来美容界新兴的高频词,其利用高科技的医疗技术,无需开刀,短时间内就可以变美变年轻,与动刀子的整形外科手术相比,具有安全方便、舒适无创、恢复

  14年足以改变一个行业的图景。要说这14年来哪个行业变化最大,整形美容毫无疑问是变化最大之一:当初出国才能整形,现在口就能整形;以前整形是明星们的专属,遥不可及,现在身边就有很多人在整形;以前整形都是在身上动刀子的“大手术”,现在大家更青睐于微整形……

  十几年前,在口整形,很多人都是遮掩。而现在出国美容成为时髦的代名词。而韩国也成为中国人出国美容的首选。

  韩国是全球整容率最高的国家,据统计,在韩国每77人中就有一人整容。韩剧的流行也让韩国在很多中国中成了名副其实的“整容之都”。近年来,一些国人不惜重金赴韩国整容。韩国国税厅报告称,4年里,中国赴韩整容游客增长了20多倍。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张斌介绍,据韩国统计,仅2014年,中国就有5.6万人赴韩做整形手术。但在的赴韩整形大军背后,潜藏着不少整形失败的事故和纠纷。

  在今年3月,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就召开“赴韩整形失败案例”通报会,会上信息透露,赴韩整形失败的事故和纠纷越来越多,且以每年10%至15%的比例在增加。

  张斌指出,很多患者之所以整形失败,很大原因在于他们对韩国医院的医疗水平、医生的专业技术等都没有很好的了解。据介绍,在韩国整形外科协会注册的正规医生只有1500人左右,但是韩国的美容外科医生至少有好几万,医生队伍资质良莠不齐。

  语言不通也是赴韩整形医疗事故频发的一个原因。张斌说,一些翻译资质不过关,导致很多患者不能与医生实现良性互动,“对于手术风险需要签署的文件,中国患者根本就看不懂,有些甚至出现了没有主刀医生签字的手术协议”。

  张斌还指出,协会发现一些患者在韩国花费了十倍于韩国人的整形费用,但对其使用的技术却是在中国已经淘汰的,“中国的医疗整形美容行业迅猛发展,无论是软件和硬件设施,还是医生技术水平,目前都不落后于其他国家”。

  他表示,目前赴韩整形的各个环节都存在着巨大的风险,而在韩国的成本过高,且必须在国外进行诉讼等,这也让中国患者的权益难以得到有效保障。

  为了让国人不出国门就能享受“韩式整形”,不少韩国整形医生来中国淘金。张斌介绍,2014年韩国医生在中国境内开设了37家医疗美容机构。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很多打着“韩国整形医生”旗号来中国走穴的医生,其实根本没在国内注册、不具备行医资质,属于非法行医。有的医生在韩国甚至只是三四流水平,却自称“专家”。

  为了消费者利益,张斌介绍,协会目前已与韩国韩中医疗友好协会达成一致,拟就韩国整形美容医生的资质建立一个相互认证的平台。中国的患者可以登录协会网站,就双方认证后的韩国医生的资质进行查询。

  在人人拼颜值的时代,如果你还想着大动干戈,靠动刀子才能令自己变漂亮,那你就out了,科技的今天,不动刀悄悄变美早已不是什么难题,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微整形已经跃居美容整形的第一位。

  据了解,“微整形”是近年来美容界新兴的高频词,其利用高科技的医疗技术,无需开刀,短时间内就可以变美变年轻,与动刀子的整形外科手术相比,具有安全方便、舒适无创、恢复

  期短等优点,而且花费的时间少,往往只需一次下午茶时间就能完成,因而受到了广大爱美人士的青睐。

  相关数据统计显示,整形外科手术目前较往年接诊数量略有降低,而注射“微整形”的数量同期相比却增加了40%以上。

  微整形的迷人魅力,不仅令明星艺人趋之若鹜,就连美国都对其情有独钟,现年67岁的希拉里·克林顿日前在发表参选时“容光焕发”,就被曝疑是为了竞选注射了肉毒杆菌。

  打支针,让皱纹消失;通过注射,让鼻梁挺起来,一针美容已经是诸多爱美者的家常便饭。不过目前国内整形美容机构存在资质良莠不齐、微整形技术参差不齐、注射材料鱼龙混杂的现象。专家提醒,整形美容首要的就是安全,“微整形”虽然不需要开刀,但仍然属于医疗美容范畴,一般的美容院并不具备资质。

  随着整形风潮“越刮越烈”,但正规美容机构动辄几千上万的手术价格让许多爱美人士“望而却步”。与此同时,一些商家开始利用微信、微博、网络等新兴发布大量违法整形美容的信息,由于此类“微商”提供的价格往往比正规医疗美容机构便宜,因此吸引了不少爱美人士。

  记者采访中发现,互联网上着大量类似“团购整形”、“限时特惠”、“一元钱做手术”等旗号的网站及手机APP。此外,不少号称自己是资深整形医师的人也在网上发帖称“可以提供整形服务”,其中一些以整形美容医师或者整形美容工作室的身份注册微博微信账号,他们的微博、微信中通常都会发布大量整形前后对比照以及注射针剂的照片。一些人更是表示能提供注射针剂的批发。记者发现,网络上一名自称是美容院医师的人,号称能提供注射瘦脸针、

  玻尿酸以及割双眼皮、假体隆鼻等多种美容项目。她还表示,自己临床经验丰富,是美容院“做注射整形最好”的医生。此外,她还用低价吸引消费者,号称在正规美容机构至少3000元一针的某品牌玻尿酸,在这里只需1800元。

  专家指出,目前互联网上着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整形APP软件,这些软件往往打着普及整形知识的,实际上是在替一些民营医疗美容诊所或者非正规医院贩卖诊疗项目。

  专家提醒,这种行为对于消费者来说存在很大风险。整形美容最大的关键在于医疗机构和执行的临床医生,超低的价格不一定能提供这方面的保障,而医疗行为是复杂的综合行为,这牵扯到病人个人的不同,是否需要麻醉,术后恢复的效果等。因此,切勿因追求低价而盲目整形,整形有风险,须慎之又慎。

  “以前总是觉得整形离自己很远,只有明星们才整形,现在我身边好几个同事都相继对脸部进行了微调,效果还不错,看着她们我都有点动心了。”今年37岁的唐女士告诉记者,下半年她也考虑抽一个周末去做个整形。

  业内人士刘先生告诉记者,这十几年来,整形美容业最大的变化就是从“被动求美”到“主动求美”。以前都是明星为了职业需要或是一些脸部受了外伤的人为了修复来整形,现在是不少普通市民为了提高自己的颜值而进行整形,做得最多的项目除了打瘦脸针、美白针外,还有开眼角、隆鼻、隆下巴、吸脂塑身、瘦小腿、隆胸等。

  此外,刘先生还告诉记者,近年来,每到暑假都会形成一个学生整容高峰期,前来整容的都是高中毕业生和大学生。很多学生来咨询时往往拿着明星的照片,希望能整成明星的模样。

  而且,以前许多学生是悄悄存起零花钱偷偷整形,现在不少家长对整形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不但愿为孩子支付整形费用,不少家长还陪同孩子前来咨询。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皮肤科主任李广瑞对此表示,学生整容一定要。他指出,爱美人皆有之,想变得更美点没有错,但盲目的整形会造成反效果。未成年的学生不太适合整容,因为不管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未成年的学生都还处于发育期,存在较多的变数,贸然整容将不利于孩子的健康发育。

  李广瑞还提醒,学生整形前,一定要多听听专家,看自己是否有整形的必要。如果要整形,也要选择好的有资质的整形机构,术前多与整形专家沟通交流,了解手术的风险、效果。最好在家长陪伴下进行,避免冲动,家长帮助孩子做好鉴别和把关工作。

  ◎卫生部颁布实施《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明确从事生活美容的机构不得开展任何医学美容项目。只有具备《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执业医师证》和《医疗美容主诊证》的美容机构,才能对消费者实施医疗美容。

  ◎卫生部印发《美容医疗机构、医疗美容科(室)基本标准(试行)》,对美容医院、医疗美容门诊部、医疗美容诊所的基本标准进行了修订,并制定了医疗机构医疗美容科(室)基本标准。

  ◎姑娘郝璐璐接受全面整形手术,成为国内第一个公开自己整容过程的“人造”。

  ◎延续了多年的“奥美定事件”在这一年集中爆发,近30万患者注射“奥美定”后引起不良反应。2006年4月30日,国家药监局责令厂家停止生产和销售聚丙烯酰胺水凝胶(注射用)。

  ◎超女王贝因接受武汉中墺整形美容医院的整形手术后死亡,卫生部要求彻查“超女整容”,并在全国开展一次针对医疗美容行业的专项清理整顿。

  ◎市卫生局宣布,正牌整形美容医院网上可查,市民可登录卫生信息网查询。